首页 >> 人物专访 >> 正文

冯丹龙:“将门之后”的留学报国路

日期:2017年05月12日 16:15  来源:《海归学人》  

  一年一度的全国“两会”刚刚落下帷幕,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的冯丹龙学长匆匆从北京回来后,就一头扎进了上海市欧美同学会静安分会的筹备中。3月23日下午,静安分会正式成立,冯丹龙当选为第一任会长。在成立大会上,她说:“留学、奋斗、思乡、归来,这是我们在座的每一位留学生活的四部曲。无论身处何方,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家’,一个祖国联系广大的留学人家,这就是我们的欧美同学会。”

  翻开冯丹龙的履历,她身上有诸多闪亮的标签:全国政协委员、九三学社中央委员、静安区侨联副主席、辉瑞投资有限公司企业事务部总监,教授研究员级高级经济师……

  她还是著名爱国将领冯玉祥的孙女,家族四代都有留学经历。今天,让我们走近这位从留学世家走出来的“将门之后”。

  四代留学,“将门之后”

  从外祖父那辈算起,冯丹龙家族有四代留学生,这其中不得不提到冯丹龙大名鼎鼎的祖父冯玉祥将军。冯将军最为大家敬仰的是他发动了著名的北京政变,推翻了直系曹锟政府,驱逐清废帝溥仪出宫,以及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积极主张抗日,反对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可为多数人不知的是,冯玉祥还为中国近代留学事业起到了推动作用。

  冯玉祥将军非常重视培养部下,常常派遣年轻的军官到美国、德国、苏联、日本学习先进的科技和军事知识。冯丹龙的外祖父余心清的留美之行也是得益于祖父的积极举荐。

  1915年,余心清考入了美国在南京创办的金陵神学院,1920年,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取得神父资格,当起了牧师。因缘巧合,1922年,在一次为士兵布道的时候,余心清被号称“基督将军”的冯玉祥看中,成为了他的随军牧师。余心清在部队里对士兵们大讲世界革命之潮流,中国贫弱的根源,革命军人应负的救国救民责任等,推动了西北军的革命化,他也因此得了“红色牧师”之名。1924年,他被冯玉祥派往美国留学,入哥伦比亚大学行政系修习,正是在那里,他认识了已于哥大获得哲学博士学位的刘兰华。夫妻两人双双回国投身教育事业,一位随军办起了开封训政学院,为适应战争需要,进行智能体军事化教学,培养出了一批行政管理人员,一位在齐鲁大学文理学院担任教育学教授。

  对于家人和后代,冯玉祥将军更是严格要求。大儿子冯洪国14岁时就被父亲送往苏联中山大学读书,19岁又被送往日本士官学校学习炮兵专业;二儿子冯洪志12岁时就和姐姐冯弗伐一同赴苏留学,后转入德国柏林工业大学攻读机械。他们在德国求学期间,冯玉祥写的家书封封都谈到了国危民困,鼓励青年人图强救国。冯丹龙的父亲冯洪达也曾于1948年入苏联列宁格勒大学学习,后转入苏联巴库海军学校学习指挥专业。

  如今,冯丹龙的儿子李也川也考入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分校,成为母亲的校友。作为家族中的第四代留学生,从小耳濡目染,受到家中长辈怀揣追梦兴邦的理想,即便在美国继续深造之中,他说“因为我的根在中国,为了一个更加强大的祖国,我一定会学成归来的。”

  从护士到中国第一代MBA

  1976年,刚参加工作的冯丹龙被派到烟台地区医院工作,其中一段时间是照料由唐山大地震后转来的高位截瘫病人。一个十几岁的姑娘,要照顾一个病房里的8个男病号,还要保障病人的安全。“我当时就带着一根棍子去值夜班。”说着,冯丹龙忍不住笑了。每次值完夜班后,她还得骑45分钟自行车独自回家。“当时包括我父母在内,也没觉得太苦太累,挺正常的。”

  让冯丹龙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一个病人闹情绪,让她把一碗稀饭在炉子上反反复复热了8遍。“我这辈子给人热过最多遍稀饭的就是这次了。”冯丹龙说道,“但非常理解,一夜之间,人就高位截瘫了,这对谁都是难以承受的巨大的打击。”

  护士的工作琐碎平凡,却也让冯丹龙感恩:“这几年的工作培养了爱心、细心、责任心和耐心,对医院工作流程有了一个较为全面的了解,为后来在药界的工作打下了基础。”高考恢复,冯丹龙和许多同龄人一样也投入了复习迎考。

  她还记得,为了鼓励自己好好学习,父亲常给她讲祖父当兵时刻苦学习的事:“他用五块砖头垒个小桌子在上面写字,还常被人掀翻。晚上为了看书不影响别人睡觉,就在床头墙上挖个小洞,把油灯放在里面,外面糊上一张白纸,头凑在跟前读书。他这样做招来同营有些人的嘲讽,但是不管有多少闲言闲语,都没能挫伤他学习的热情,以后在军中的各种考试中,总是名列前茅。”

  祖父的勤奋在冯丹龙心中烙下了很深的印象。为了晚上有充足的时间温习功课,冯丹龙从护士转为电工,上班、下班、补课、复习成了周而复始的作息表。这期间支撑她的,就是像祖父那样的韧劲。1981年,冯丹龙考上了山东大学外语系英美语言文学专业。

  1984年,中美两国政府达成协议: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培养高级工商管理硕士(MBA)。在大连理工大学设立了中国工业科技管理大连培训中心。这是国内第一家国际合作的高级经营管理人才培训基地,为中国培养了第一批MBA。冯丹龙1985年大学毕业后来到大连理工大学,成了中美MBA项目预备班第一期和第二期学员的英文老师。日久生“情”,她自己也萌生了报考MBA的想法。一开始,培训中心的前辈担心:“她学文科,难以考上。”出乎意料,通过几个月无日无夜的恶补,这个没学过高等数学的文科生,竟然考上了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商学院,开始攻读MBA。对于自己成为中国第一代MBA的经历,冯丹龙坦言,“当时我对MBA的认识也很模糊,只知道是为中国‘培养90年代的后备力量’,很受鼓舞,加上父母支持,就去了。”

  1988年底,国内留学热潮正兴,完成学业的冯丹龙却选择回国,仅仅因为父亲的一句“你的事业应该在中国”。

  1989年底,《大连日报》上的一则英文招聘广告吸引了冯丹龙的注意,她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投递了自己的简历。而她留美的经历、MBA的学历,正符合招聘方辉瑞制药有限公司的期待。于是,冯丹龙成为了辉瑞中国的0001号员工。

  她从办公桌上的一个小盒子里找出自己的员工卡,递给我们看——“0001”的标号赫然醒目,标志着她是公司在中国所招的第一个员工,仿佛也暗示了她是契合公司条件的No.1员工。从1990年至今,这位首号员工,从总经理执行秘书一路上升到企业事务部总监,每一步,都走得脚踏实地。

  站上美国国会山的演讲台

  2000年3月底,冯丹龙收到了一项特殊的任务。

  当时,中国为了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进行着漫长的谈判。关于美国是否给予中国永久性正常贸易关系(PNTR)地位问题,引起中美两国百姓的强烈关注。大量美在华有投资的企业也纷纷进行游说。

  就在这时,美国制药研究及生产协会日本及太平洋区负责人白文东先生向冯丹龙发出了邀请,希望她能在5月5日到美国国会山发表演讲。而且这一次,她不仅仅代表辉瑞,而是代表所有在华投资的美国制药企业,希望能促进美国国会批准对中国永久正常贸易关系地位。

  冯丹龙原本计划利用七天长假回大连与丈夫、六岁的儿子团聚,但当收到这个邀请的时候,她觉得义不容辞,“必须去!”

  5月初的华盛顿已经进入了夏季,天空特别蓝。刚到华盛顿,她便接到了母亲余华心的电话:“丹龙,你一定要珍惜这次机会!1948年,你爷爷为反对蒋介石打内战,在华盛顿国会山上发传单、资料,作演讲。50多年过去了,同样在国会山,你又为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去美国演讲。你一定要有自信,我相信你会把这件事做好的!”这通电话,给了冯丹龙很大的鼓励,也让她感到了肩上的责任。

  5月5日,美国国会山H-137房间,40多名民主党和共和党议员代表坐满了这个中型会议室。上午10:20,冯丹龙从第一排站起来。她身穿米色格套裙,庄重大方,尽管有些紧张,但流利的英语令她表达自如。

  她说:“昨天你们有人问我知不知道因特网是什么,我告诉他,中国辉瑞的员工拥有和美国辉瑞员工同样的办公环境和条件,公司员工在办公室和家里都能登陆因特网。几周前,我还在北京的办公室通过百老汇的站点预订了纽约的戏票。”会场发出一片惊叹声。有人不知道中国有计算机,还有人不相信在中国也能上网。一位议员提出:“你能说出百老汇订票站点的网址吗?”冯丹龙一字不差地做了回答。冯丹龙的不卑不亢,尽显“将门之后”的气度,一改许多美国人对中国的误解。

  接着,冯丹龙以个人的经历讲述了中国在过去二十多年中许多方面的发展变化,从高中毕业到山村插队,进厂当工人,在医院做护士,直至后来考上大学,赴美留学,进入辉瑞公司,冯丹龙朴素的语言也让大家信服“我的经历就是中国发展的缩影”,充满感情的演讲打动了在座的所有人。最后谈到了她个人对中国加入WTO的观点,她说:“1999年,中国和美国签署了中国加入WTO的双边协议,相信中国加入WTO将给中国的企业家和外国的投资者带来同样的机遇和挑战,将给中国和外国的制药厂带来双赢的环境,将使每个公司在一个相同的条件下竞争。中国辉瑞的发展就是双赢的最好例子。”

  作为唯一一名来自中国的女性代表,冯丹龙的演讲被几名议员评价为“非常有价值”。经过多方共同努力,最终,美国国会以237票对197票的表决结果,通过了对华永久正常贸易关系议案。

  “控烟”提案持续关注十年

  细数冯丹龙的家谱,三代人中共有10多位曾参与政协工作或当选全国及省市政协委员,可以称得上是“政协世家”。其中最知名的自然是她的祖父,冯玉祥将军是民革的创始人之一。

  “我并没有见过祖父,但从父辈们口口相传的故事中,我深深感受到了祖父的爱国精神。”冯丹龙说,祖辈与父辈一脉相承的爱国精神,让她这个新委员更觉得有责任“提出高质量、有建设性和操作性的提案,为中华民族的复兴贡献自己的力量”。

  在医药行业工作的近三十年经历,造就了她独特的观察视角和建言的敏锐度。自2013年担任全国政协委员以来,她通过深入调研,精准聚焦医疗卫生领域改革热点问题,提出了超过40项高质量、有建设性的提案,得到国家相关部委和行业内的高度认可和媒体及社会的广泛关注。

  今年的“两会”,她一口气提交了《促进临床试验发展,夯实我国医药创新基础》《“高血压、糖尿病、血脂异常”应三高共管》《请尽快颁布<全国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等多项提案。其中关于控烟的提案,其实冯丹龙已经持续关注了十年之久。

  关注禁烟并不仅仅源自职业习惯,背后还有一个家庭因素。冯丹龙回忆道“我的奶奶(李德全,第四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当时是新中国第一位卫生部长,她那时候就知道烟草对人体健康的危害。卫生部的老同志都还记得,每次卫生部开会,我奶奶都会准备一些糖果,给男同志一人发一颗,让大家不要抽烟。老人家也不让别人在家里抽烟,所以从小我就意识到抽烟危害健康这个问题。”

  从2008年起,在担任上海市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期间,冯丹龙提出一系列控烟议案和提案,希望进一步推动全国性的控烟立法,提高烟草税、加强电子烟监管让青少年远离烟草,从而有效遏止烟草危害和烟霾带来的空气污染,让国民拥有清洁的环境、清新的空气、健康的体魄。

  2009年1月,冯丹龙利用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历史契机,牵头商请上海市人大代表联名提交了《关于实现“无烟世博”,加快上海市控制公共场所吸烟立法的议案》,“无烟世博”一时间成为网民互动热议的话题,赢得广泛的舆论影响和政府的高度重视。该议案以超出一般议案讨论周期的速度被迅速地商讨、听证,2009年12月10日《上海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获得人大批准并于2010年3月1日正式实施。在各方努力下,上海世博会达到了世界卫生组织的无烟要求,“无烟世博”的理念得到了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博士的高度认可。

  不仅如此,冯丹龙还和众多委员向全国两会提出了“无烟两会”的建议。2015年的全国两会动起了“真格”,公共场所全面禁烟首次明确列入规定。

  今年3月1日起,修订后的《上海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正式实施,规定室内公共场所、室内工作场所、公共交通工具内禁止吸烟,被网友称为史上最严“控烟令”。这与冯丹龙长期以来的努力密不可分。

  成果硕硕,热情不减。冯丹龙说,自己一直行走在努力推动控烟的路上,“我是个具有实干精神的乐观主义者,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够成为控烟的推动者,为我们和子孙后代建立一个远离烟草危害的生活环境、为实现健康中国梦而不懈努力!”